大爱无言

    终于有时间可以坐下来静心写些东西了。

    前面所说的拍卖会已经结束了。我那幅参与竞拍的作品《无与伦比》拍出九万九,也算是不负众望吧,对于暴走妈妈来说,现在每一份大家的捐助,都是蕴含着浓浓的关切与爱。希望我这小小的热情,也能带给她一点实质性的帮助。

  此次奥运第一拍以“无与伦比”命名。这是我国首次举办的民间奥运藏品拍卖会,藏品多达65件。拍卖现场,中央电视台、北京电视台进行了全程报道。

  拍卖会于29日上午9时30分开始,60多件藏品的竞价一直持续到下午2时。没有中场休息,也没有午餐供应,每个人只有一瓶矿泉水喝。到了那个时候,一部分有所斩获的竞买者开始退场,还有的人显得昏昏欲睡。

  主持人突然声音洪亮地介绍,本次奥运专场拍卖品的压轴作品是书法作品“无与伦比”,这件藏品是为了救助武汉一位“无与伦比”的割肝救子的妈妈。全场响起了掌声。不少竞买者站立起来,再次审视这幅意义非凡的作品。

  2008元的起拍价很快被1万、3万的喊声淹没下去。我的心也随着大家的热情程度跌宕起伏着。33号竞买者仿佛志在必得,一下子喊出了5万元的价格。可后排一位戴墨镜的青年男子根本没有松口,一下子跟到7万。33号喊“8万”,“墨镜”喊8.8万。哗、哗、哗……无论是竞买者还是观众,再次为他们的爱心鼓起掌来。

  33号显得犹豫起来。这时候,侧面杀出一匹黑马——一名阔脸中年男子竞价9.8万元。连主持人都对这个价格折服了,高举拍卖锤准备落下。只见墨镜男子咬了咬牙,把58号拍卖牌从挎包里抽出来,高高举起:“我出九万九!”

  在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时,竞买成功的墨镜男子自称姓马,是“北京泊金港环境技术开发有限公司”的代表。他说,出价9.9万元有三方面原因,一是自身爱好体育、二是喜欢我的作品,第三就是感佩于暴走妈妈的义举,因为暴走妈妈的义举确实是无与伦比,他希望能给这对母子今后的生活给予帮助。

  按拍卖行规定,拍卖价格的12%将作为佣金。扣除佣金后我将一分不剩全部捐给暴走妈妈。而举办拍卖会的北京华伦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赵志红表示,公司考虑襄助这次义举,有可能不收取“无与伦比”这件藏品的佣金。

    普天之下,古往今来,人人都是父母所生,父母所养。父母对于儿女,出于本能,有一种无与伦比的慈爱。为了儿女,他们甘受千辛万苦,乃至献出自己的生命。《诗经》上说:父母生我,养我,出入抱我,一切照顾我,长大些又教育我,父母对我的恩德无以言表。暴走妈妈用实际行动更好的诠释了这份浓浓的母爱,有更多的妈妈们默默无闻的为儿女奉献着自己一切,我想一旦孩子走到命悬一线的危险时刻,每位母亲都会奋不顾身的舍身救子的。

    其实,大爱无言,很多时候,我们坦然的接受着来自父母的呵护关爱,渐渐习以为常,甚至于嫌老人家唠叨,全然不知自己自己正在享受着多么浓烈的爱,此情感比之世上任何物质上的丰足都要珍贵不知多少倍。有句话叫”不养儿不知父母恩“,或许当真正为人父母者,才可体会吧。

    得知暴走妈妈已接爱子出院,心里倍感安慰。但愿天下所有儿女,懂得回报自己的双亲。